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产>> 文产>> 文章列表

冯翼阳:从四大古文明看农耕文化传承的重要性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2-25 09:59:42   浏览次数:452

150亿年前,没有时间和空间,所有的物质都压缩在很小的点上,随着一声大爆炸,时间空间诞生,宇宙开始构成浩瀚无边的灿烂星系,银河系是其中之一。远望星汉灿烂若出其中的银河,好似虚空悬浮着无数的细小微尘,如果有人指着其中的一粒说这上面有上万亿个生命,有山河大地,有飞机轮船,有亭台楼阁,有万家灯火,有多少人会相信呢?人类航空器在极为遥远的太空中拍摄到一张地球的照片,好似一粒蓝色的尘埃。然而,人类历史发生过的所有事,悲欢成败、战争饥荒、所有重大进程都是发生在那个尘埃之上。

  直到今天,人类还无法知道宇宙的边际,人类和自己居住的星球如同微尘,在虚空中漂浮。然而,它是我们唯一的家,它攸关一切,关系到我们有没有能力活在这个星球上,能否将文明延续到未来?关于人类文明的开端我们无法准确的推测,但是在短暂又漫长的人类历史长河中沉淀出的文明是值得我们纪念和回望的,特别是对人类文化影响巨大的农耕文明。

  至今我们都在反思,为什么世界四大文明都是发源于农耕文明,而不是游牧文明或海洋文明?我们发现四大古文明的地理位置中心都位于河流附近,并且有着肥沃的土壤。古埃及文明有尼罗河,古巴比伦文明有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古印度文明有印度河,中华文明有辽河、黄河、长江。

  我们再来看一下四大古文明的纬度,都非常巧合地位于北纬20到40度的位置。古埃及、古巴比伦处于地中海气候区,古印度、古中国处于规律的季风气候区。这两个地区有两个共同的特征:第一、一年生的植物在阳光雨水充足时倾向于将养分储藏在种子以延续种群,这让人类得以采集到含有大量能量的种子;第二、自花授粉牺牲多样性而复制以数量来取胜的繁衍方式,这形成了稳定而大规模繁衍的性状。这样四大古文明所在地的人们就获得了稳定的碳水化合物来源——小麦、大麦、水稻,也就为定居式的农耕文明奠定了生存的基础。农耕也可以说是农作物与早期人类为了应对地中海气候、季风气候区自然环境变化而共同进化的结果。

  直到两千年前,人类的最主要生活物资都是来自于农作物,人类从事农业生产获得的生活物资高于从事游牧业。从事农业的人类最先获得除维持自身生存之外的剩余生活物资,逐步有了资本积累,进而有了人口的增加。另外,正因为人类从事农业生产,改变了之前跟随自然环境随处迁移的生存状态,使得人类必须在某一固定区域永久定居下来,随着时光的推移,逐渐形成了城镇。最终,由于粮食储藏、技术积累等等因素,农耕成为了人类文明起源的经济基础,由此诞生了以农耕为基础的四大古文明。

  古埃及文明

  古埃及是一个非常炎热、雨水匮乏的地方,但是由于尼罗河水的涨落会带来天然的腐殖肥料,使得这片土地非常适合农耕生产。古埃及人也由此建造了大规模的水利灌溉系统和制定了服务于农耕的历法。古埃及人通过观测尼罗河水的涨落以及太阳、月亮、天狼星在地平线的位置,把一年的时间定义为365天,然后他们又把365天分成12个月,每个月有30天,剩下的5天作为节日。同时他们把一年分为三个季度,分别为“泛滥季”、“五谷季”、“收割季”,每个季度有四个月。古埃及长久以来,建筑运河、堤防这类庞大灌溉系统一直是农耕劳动者的职责,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研究表明,金字塔建设的主体也是古埃及的农耕劳动者,可以说农业耕作者也构成了古埃及文明的主体。

  古巴比伦文明

  发源于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古巴比伦文明虽然是在战争中诞生的文明,但是真正让它成为人类历史上最灿烂文明,是古巴比伦先进的农耕理念和实践。古巴比伦很早就发展出了发达的灌溉沟渠,拥有了能带来大量小麦收成的肥沃土壤。通过对种子的优化筛选和培育,使得农作物产量方面所达到的水准,大约有中古世纪欧洲的十倍左右。在古巴比伦文明的后期,苏美人为了寻求更大的生存之道,不断开发新耕地,并以大麦取代了小麦。虽然这样的农耕变革终究失败了,但是诞生于这块土地上的农耕文明,已经为人类的历史写下了灿烂的篇章。

  古印度文明

  发祥于印度河流域的古印度文明是建立在灌溉农业基础上的农耕文明,一则有足够的技术在广阔肥沃的印度河流域收获作物,再则可控制每年一度既会肥沃土地又会制造祸患的水灾。沿著印度河流域两侧,虽然出现过零星的商业,但是这里的人民仍以农业为生,除了栽种小麦和大麦外,也找到饲料豆、芥末、芝麻以及一些枣核和棉花。驯养的动物有狗、猫、瘤牛、短角牛、家禽等,还饲养过猪、骆驼、水牛、大象。但是约公元前1500年左右,印度河文明突然衰亡了,不过印度土著居民创造的印度河农耕文明的要素并没有消失,而是积淀在整个印度文明的深层结构之中继续生长发育,逐渐升华为宇宙生命崇拜。印度河文明的特殊性和神奇性,使其为人类历史的发展奉献了无法取代的财富。

  中华文明

  众所周知,中华文明是典型的农耕文明,农耕文明的主要资源是土地,我们的祖先依赖土地繁衍生息,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围绕土地制造工具,进行劳作,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农耕劳作的收获很大程度有依靠老天。历史上,我们的文明无数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但总是饱经沧桑依然屹立不倒,成了世界四大古文明中唯一没有消亡的一个。为什么同样具有农耕文明基因的四大文明只有我中华硕果仅存?因为我们是四大古文明中最彻底的农耕文明。中华传统农耕文明具有包容性、系统系、顺从性、自省性。因为包容,我们能把任何外来文化都能融合改良;因为系统,我们的农耕文化本体是有生机的并且可以有效传承;因为顺从,我们的先民接受规矩顺从规律,不好战倡导良善文化……所以聚族而居、精耕细作的传统农耕文明孕育了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文化传统、农政思想、乡村管理制度等,与今天提倡的和谐共生理念不谋而合。农耕文明的地域多样性、民族多元性、历史传承性和乡土民间性,不仅赋予中华文化重要特征,也是中华文化之所以绵延不断、长盛不衰的重要原因。

  今天,我们提出传承和弘扬中华农耕文明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他是解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矛盾的必要前提,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深入贯彻落实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体现。传承和弘扬中华农耕文明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推进“四化”同步、促进城乡融合发展的基础。将来,我们的孩子们能否在这片土地上生活得更好、更久,取决于今天我们对中华农耕文明的深刻认知以及坚持不懈地传承弘扬。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中国新文艺网(新文艺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