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文学>> 小说故事>> 文章列表

忽如一夜春风来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8-24 21:02:05   浏览次数:134

文/喻苏
2015年11月下旬一天的阳光午后,有了自己的公司时常在路途奔忙的儿子回到老家,他放下双肩包“嗞”地打开拉链,拿出一本书交给我,如同专程为我送书或是我久久等待着这本书似的。我心生诧异,回神定睛一看,烫金醒目的是“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学习读本”跳入眼帘。
   这天若说特别,那是因为2014年10月总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座谈会,时隔一年总书记讲话和解读汇集出版我得到了此书;若说普通,在岗时单位经常发书,办公桌上学习书籍一摞又一摞。我真正的是将这本油墨飘香的十六开《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学习读本》掂了又掂,实感意外和惊喜。不仅仅是我多少年未收到过此类政治学习书箱,更意外和诧异的倒是书从何而来?儿子那表情像完成了我早就向他交办过和有人托咐过他的大事那样轻松。
过去,儿子还有我的老伴、我的三亲六眷从不看好我所热爱的文学创作,也不大看我的所谓作品,甚至对我后来自掏腰包筹办文学刊物、一回回扒在邮政局的柜台上填写几百个收件人的地址为别人寄刊和回信等等志愿者般的劳作,颇不以为然和不解。
手捧新书,我不由思绪万千……
   我也曾经是个书迷。我上小学是中国没有真正的大学和书箱匮乏的年代。一天邮电所门前张贴出一张《湖北文艺》征订启事,我一阵激动,几天上学放学路过时总要在邮电所停下脚步,对《湖北文艺》征订启事行注目礼。那时我没有半点能摸到这本杂志的经济可能,也不懂得啥叫征订。后来我在街上挑水卖给公家餐馆,手头有了零用钱。我在街上新开张的书店买到了上海出版的文艺刊物《朝霞》,还在书店以一分钱一天的价格租书看。
   读书多作文便优秀。那年头往往新学年开学过去大半个月甚至一个月,学生没有新课本。这时候,我上个学期的作文会被语文老师拿来当课上。
我的童年少年时代传统文化对我们几乎是空白和断代,全国文艺只有八个样板戏,我毫不刻意竟然不知不觉把《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三个剧本背得滚瓜烂熟,即便是今天我六十有余,这些剧本的大部分我仍能不紧不慢背下来。
1976年我参加工作在公社供销社上班。那时一个公社的报刊征订有的有指标限额。如《人民文学》只有两份。没有限额的刊物我选择订,有限额的报刊我非订一份不可。《工人日报》限订一份,它并不是文艺类报,只因为是一份,我将它也订了下来。我在一个分销店收购门市部上班,在废品堆里找旧书看,竟还有1960年的《人民文学》,这些都成了我的阅读美餐。
1976年至1989年,全国的中短篇小说力作和关注现实思想深刻的报告文学作品,我几乎都读到。大作家张抗抗讲到知青岁月她夜晚在帐蓬挑灯读书,早晨出帐蓬的第一件事是把鼻孔里的黑色油烟清洗干净。
当年我一个山乡深处的收购员何尝不是这样。一间小屋子一盏煤油灯,常常是看书看到眼睛睁不开,早晨起来从头到脚一身油烟味,洗漱时将毛巾的一角拧得像指头样清冼鼻孔里的黑烟垢。
人的精神需要滋养。因此读书的意义不是消磨了时间,读书让我的生活变得生动和有滋味了。星星还是那颗星星,生活也还是那种生活,而自己成了不一样的自己。
我的家人曾善意说我被文学洗过脑。的确,人的物欲相对小了,不管工作多么累、生活多么苦乃至后来社会上浮躁、功利、庸俗、互捧、互掐阵阵来袭,我的内心始终在享受生活。
   1984年起,我一直在政府机关工作。一个单位的同事们忙了一天后经常是晚上一起打打扑克聊聊天。我却忙了白天的工作,晚上躲着搞学习和创作;同事们一茬茬升迁或调往更好的部门,而我十分清楚地记得在1989年前后我小家庭里还入不敷出。
同年,我在著名作家汪洋家做客并和汪洋先生在武汉大学校园散步,他问我一个月有多少工资,我说一百四十多元,他说这工资不错,说跟武大一个讲师的工资差不多。哦!如此说来,我在小县上的单位里不怎样,但国家给了我与武大讲师相同的工资,心里既满足又惭愧。
当有些人为职称不眠、为升迁烦恼、为涨工资做手脚的时候,我平静若水,内心充满着幸福,真乃愉悦来自知足。
   我为能在小县城挽着徐迟先生到我家里做客而感到神圣无比;为能够到省作协帮忙汪洋先生筹创湖北省产业文学创作委员会和产业文学刊物而激情燃烧;为在省作协最清贫的时候替肩负省作协创收任务的张映泉老师拉来了两单画册印制业务而倍感成功。甚至帮省作协机关后勤同志,在我们县城街头挑捡几百斤好桃子来为作协搞“福利”而乐此不疲。
  1990年我被省税务局请去搞电视剧创作;1993年我有机会在游轮上开笔会与陈源斌先生(小说《万家诉讼》后改编成电影《秋菊打官司》作者)同舱而住他教我怎么讲故事;直到2009年我还到省安监局战斗一年多,住办公楼,吃大食堂,为安监文学拓荒。
文学和文人的任务也与党委和政府中心工作密不可分。我调动创作激情,一次又一出色完成了县里的重大策划活动。但是,在一个时段里,文学如同世风一样每况愈下,连《长江文艺》也一次又一次发出长江不断流、文学旗不倒这般庄严誓师般的呐喊,那时候坚守正义、坚守良知多么需要勇气和毅力!
  我的生活也被分裂了。我一半沉迷于文学梦境,一半生活在用官职大小论成败的现实社会。一个文学圣徒胸怀一颗比天一样大一样高的心,却经常脚踏囧途身陷尴尬。
2013年我已经“内退”了,我再次放下面子,又掏腰包又化缘办起了县里的文学刊物,竖起了县作协的旗帜……我一如既往地信奉着无论何时何地,热爱读书的人,热爱读书的民族,热爱读书的社会和国度永远希望在前!历史的长河中,无时不刻不彰显着文化这个生产力和它的附加值推动历史进程的巨大作用。
 2014年10月15日,中央召开文艺工作座谈会,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这次我方知总书记曾经是超级书迷,他海量般阅读了近百部中外著作,他还深情讲述文学对自已成长的影响……真叫人热血沸腾,就像当年读到《歌德巴赫猜想》那样我眼前为之一亮,感到世界变大了,天地变新了,忽如一夜春风来……
我从一阵回忆中回过神来,手捧新书问儿子:“这本书你从哪里得来的?”
儿子说:“我为你网购的。”
他翻开手机,把他2015年11月15日汇款到学习出版社购书的记录给我看。此时此刻,我掩卷而思:这不仅让我感受到一个普通儿子知道父亲需要什么样的孝心,也让我更加感觉到眼前是文学的花朵与春天!
【作者简介】喻苏,男,1958年3月生。湖北大悟人。中共党员。大悟县应急管理局局级退休干部。系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北省产业文学创作委员会理事,孝感市作家协会理事。1979年开始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文学和影视作品20万字。1991年创作的电视短剧《送匾》和《真假兄弟》由武汉电视台拍摄,并选送进京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专家观摩暨新闻发布会”,在中央电视台及各省、市电视台交流播放,后入选省作协文学院教材。曾获《长江文艺》创刊50周年“长江杯”三等奖。2008年由珠海出版社出版文学作品集《安监在行动》。现为大悟县作家协会主席,《大悟山》文学季刊主编。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20    中国新文艺网(新文艺网)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20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